乌衣巷口野草花

下周回南京考ibt,现在还是很挫……T T

昨天下了霹雳DVD的订单(D版真是好物吖捂脸),考完之后就有事情干了哇哈哈哈

今天把庭上风云看完第二遍……好吧我就是这么没前途,那些案例什么的其实我都没看懂,不过觉得就算作为原创DM来看,狗血洒得还是不错的,符合少女的审美。

口语看得快要抓狂了,上次ibt前夜和猪同学扯得太晚,第二天考试迟到。这一次老妈陪着去,终于报到了南大鼓楼校区的考点。老妈说我考试的时候她会四处走走帮我拍几张照片,因为如果走的话,就是连一张毕业证书都没有留下的地方。
之前办理手续开各种证明去了鼓楼很多次,每次都是急匆匆奔向一个又一个目的地,似乎还从来没有从正面多看几眼北大楼。
那天走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,金陵的陵字是不是只有陵墓这一个意思。金碧辉煌的陵墓,这样不祥的名字,又怎么会被多次选作都城,被视作有王者之气。

不知道半年之后能不能说,再见,南京。

昨日小剧场

起因是昨天在TB上看到有卖尹秋君的扇子,要350米……内牛,于是猪同学决心发扬山寨大米的精神,山寨个扇子……囧

猪:咱还是自己做扇子吧
龟:好贵好贵><
拔你毛做扇子
猪:寒假DIY不?
龟:好……
猪:拔你毛
龟:等我考完,去找点毛
我没毛!!!
去菜市场杀鸡的摊子前面蹲着等毛
猪:挑好的……
你可以去和公鸡搏斗……
龟:……等着掉毛么
猪:话说……我们为啥不买个蓝毽子呢……
龟:……对哦
还要一个白的
猪:点头
龟:一个不够,多买几个,拔毛拔毛
猪:多偷几个……
龟:= =+我们还是买白公鸡吧…… 一边拔毛做扇子,一边吃肉
猪:你杀?你炖?
龟:……你拔毛
猪:我不碰……
龟:那要你干吗,吃肉啊
猪:我手工劳动……
龟:手工先拔毛
对了,我觉得扇子把很不好弄
最好买个羽毛扇,把毛拆了,再往上面粘蓝毛白毛……
= =+
猪:还有珠子……
龟:珠子可以去夜市,买项链回来拆……
猪:太贵^
龟:= =等着你生结石么
猪:你找个水产亲戚,能生珍珠的那个


==========我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分割线=========

下一个的背景是给猪同学看了XQ上的结婚证,菲尼是小小莱的老婆……他老爸可是帝国总攻吖口胡!

猪:为啥米达麦亚。菲利克斯是妻子?明明是攻
龟:因为他被大米养成受了……
猪:那亚历山大还是在母系氏族社会长大的呢
龟:呃,他老妈,御姐……
龟:…………你雷死了
猪:母系氏族不就是摘果子麽……

小小莱你不容易啊因为老爸不在了所以没肉吃只能吃果子……



怎么办猪头我觉得我们无聊透了……趴地


四面楚歌

这几天比较倒霉,垂头。
最后跑出去一趟,终于把所有事情都办好了,拿到护照,找好人替自己开成绩单。剩下半个月可以专心看书复习英语了。吖米保佑我105+吧……内牛满面


今天天气反常,竟然有点春风和煦的感觉。下午走地铁站时想到自己把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弄好的时候心满意足,于是去M记买了个圆筒啃,买完后就顺手把钱包塞手提包里。在地铁上裹着披肩于是没像以前那样用手臂压着包,只是拎在手里,然后悲剧了……
回到学校才发现钱包丢了。说起来里面只有二十多块钱……丢钱包之前我还在仅有的七十多块里拿出五十块去充了交通卡。不过钱包用了快四年,里面还有几张喜欢却一直没舍得用的卡贴……到现在还是很伤心。而且那个钱包是老妈送的,虽然当年大家都说看起来像男式的。
很万幸小偷大人没把我的学生证身份证银行卡护照一起卷走……要不我就真的可以直接去死了T T
丢钱包是不是这几天看霹雳或者胡吃海喝的报应呢?

明天继续去图书馆看书,后天挣扎完化学就可以回家了。

合掌,只有两天,别再出什么状况了><

迁居

算起来blogbus已经用了两年多,地址愈发公共。每个人都可以来瞥一眼,被熟识的人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总有点尴尬。
再加之几天前被HX了一段时间,现在也会感觉到写下的每一个字都被无形监视着,像是面对一台测谎仪说话。
先搬到这里看看,以后blogbus用来放同人,把日记陆陆续续地搬到这里来好了。

http://quattraneon.blogbus.com/
旧居地址如上。
搜索栏
伊人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